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质疑中医 > 相关 > 正文
编号:11580957
罗斯顿的阑尾切除术不是用针刺镇痛麻醉
http://www.100md.com 2008年4月16日 新语丝
     在我国针灸界和中医界流传得比较广的一则关于针灸传入美国的传闻是这样的:在尼克松访华团成员中,有一名随团记者,在中国患了阑尾炎,住进了中国医院。中国医生在做阑尾切除术时,没有用麻药而是用了针刺镇痛麻醉,手术十分成功。这位记者回美国后,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自己的亲身经历,从而引发了美国的针灸热。

    那么历史事实究竟是如何呢?

    事实是,在中美关系开始缓和后,尼克松总统访华之前的1971年7月,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站主任罗斯顿(James Reston)被派往中国采访。在北京参观了很多单位,包括到中医院参观了针灸治疗。但在访问过程中不幸患了急性阑尾炎,在中国医院接受了阑尾切除手术治疗。

    罗斯顿于1971年7月26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纪实报道:《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我在北京的阑尾切除手术》。节译如下:

    为了纪念失去的阑尾而发表讣告,似乎有点荒唐,但正因为如此,我在过去的十几天里有机会从内部了解到中国的一个重要医院的政治和业务发展情况。此报道就是我的经历和见闻的记录。 简而言之,我突然患了阑尾炎。中国总理周恩来请了11位在北京的医学权威为我会诊,然后由反帝医院(原北京协和医院,译者注)的外科医生吴教授于7月17日使用了常规的腹部局部麻醉法,注射了利多卡因和苯佐卡因后,为我做了阑尾切除术。 手术没有任何并发症,也没出现恶心和呕吐。整个手术过程中我一直处于清醒状态。通过中国外交部的翻译,我在术中完全按照吴教授的要求去做,两个半小时后就顺利回到了我的房间。 可是,术后第二天晚上,我的腹部有种似痛非痛的难受感觉。该院针灸科的李医生在征得我的同意后,用一种细长的针在我的右外肘和双膝下扎了三针,同时用手捻针来刺激我的胃肠蠕动以减少腹压和胃胀气。 针刺使我的肢体产生阵阵疼痛,但至少分散了我的腹部不适的感觉。同时李医生又把两支燃烧着的像廉价雪茄烟式的草药艾卷放在我的腹部上方熏烤,并不时地捻动一下我身上的针。 这一切不过用了20分钟,当时我还在想,用这种方法治疗腹部胀气,是否有点太复杂了,但是不到一小时,我的腹胀感觉明显减轻,而且以后再也没有复发。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最近来自中国关于针灸治愈失明、瘫痪及精神病的许多报道曾经令美国方面推测中国人很可能在针灸和草药方面取得了新的重大突破。但我并不知这些推测是否正确,我也没有资格做出这种判断。 另一方面,有人讲,我所遭遇的意外事件,至少,我所遭遇的针灸经历,只不过是记者使用的一个雕虫小技,以达到了解一下针刺麻醉的目的。这种说法虽然并不是全无道理,但实在是对我的想像力、勇气和牺牲精神过于高估了。为了搞到好新闻,我的确可以做出很多牺牲,但还不至于半夜里去开刀,或主动要去当实验用的小白鼠。

    读了罗斯顿的纪实报道,觉得不但行文清爽、简洁,而且还幽默、风趣。更重要的是,作者只是如实地记述了自己的见闻,对他自己不熟悉的医学、针灸没有擅加评论,仅仅描述了事实,丝毫没有哗众取宠,制造耸闻。

    但是,说这篇文章引发了美国的针灸热,我想就连作者本人也不会预料的。顺便提一下,罗斯顿采访过从罗斯福到布什等数届美国总统和周恩来、赫鲁晓夫等各国领袖人物。他获得过多项新闻界的大奖,后来还当过纽约时报的副总裁。罗斯顿于1995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