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理伦探讨 > 临证心法 > 正文
编号:10554721
便秘巧从肝论治
http://www.100md.com 2005年4月25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2331期
肝郁,气秘,肝火,肝寒,冷秘,痰结,瘀血,血虚
     便秘之因虽多,总不外虚实两端。其治疗大法不离虚补实泻。笔者多年观察,临证从肝论治颇多效验,简述如下。

    1.肝郁 周某,女,42岁,便秘反复发作3年,每因情志不畅加重,服泻下药仅快于一时,月经不调,先后无定期。刻下胸胁胀满,嗳气频作,心烦少食,夜寐不安,大便3~5天一次,秘而难行,颇以为苦,舌苔薄白,脉弦有力。诊为肝气郁结,治以舒肝解郁,辅以健脾和胃:柴胡12g,云苓15g,川楝子10g,香附10g,郁金15g,青、陈皮各9g,山药30g,白芍20g,木香8g,川芎10g,当归10g。服6剂便通,再进12剂以巩固,继以逍遥散善后调理月余,告愈,随访1年未再发。

    此例乃肝失条达,影响大肠传导功能,是为“气秘”。先贤有“肝与大肠相通,肝病宜疏大肠”的理论,可见,便秘可调肝而解。李用梓说:“郁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法当顺气为先”,常用疏肝解郁法,以逍遥散加减治疗,气机流畅,则脏腑气机升降协调平衡,便秘自除。

    2.肝火 王某,男,38岁,半月前因冒雨而发热,头痛纳少,继而心烦口渴,便秘难行,虽用硝黄,仍苦便秘。刻诊:少腹胀痛,耳鸣眩晕,大便4日未行,呕恶胁胀,心烦易怒,夜寐梦多,小便色黄。舌苔薄黄微腻 ......

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全文长 4911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