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研究动态 > 正文
编号:11144620
“三损脑络理论”的理论基础
     笔者在学习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永炎教授毒损脑络理论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实践而提出“三损脑络理论”,经临床运用取得较满意的效果,符合中医自身发展规律,即辩证思维、基础理论体系和辨证论治。

    “三损脑络理论”的内涵

    “三损”是指毒、痰、瘀对脑络的损害而言。由于风、寒对脑络没有胶着稽留的特性而不言损。虽然风亦可致脑病,但表现多为病症初期,外在经络方面的病症较多;尽管寒邪也造成头痛,但毕竟较少,一般不胶着。在多种致病因素的作用下,导致毒、痰、瘀三因凝滞或阻滞损害脑络而致脑主神明的功能障碍,思维、情志、感觉、认识、记忆、运动等功能失调,表现以动风、神机失用、思维呆滞、麻木、拘挛、痿躄、疼痛等为主症的脑病,相当于西医所指的神经内、外科疾病及部分精神情志疾病。运用“三损脑络理论”指导辨证治疗脑病,有较高的实用价值。

    “三损脑络理论”的理论基础

    (一)“三损脑络理论”的藏象学基础

    从藏象学说去探讨脑脏,应特别强调两点:其一“脑属脏”。因脑位于头颅中,藏精气而不泻,既不中空,也无形可见,其中清性质,“髓海真气所聚,卒不受邪,受邪则死不可治”(《证治准绳》)。脑不但属脏,就功能而言,应属“元神之脏”:一是其气“守之自真”,即是脑之元神居于脑,对生命长寿至关重要;二是脑之元神,是全身一切神经活动与精神的统帅和主宰,正如《存守九宫大乙紫房诀》中云:“脑者,一身之灵宗,百神之命窘”(据《医方类聚·善性门》引),既为元神之脏,其主思维、主感觉、主记忆、主五志、主运动等功能也就很显然了。所以《元气论》云“脑实则神全,神全则气全,气全则形全,形全则百关调于内,八邪消于外”。其二就是脑系,脑系是指脑的解剖生理系统而言,由于“诸髓皆属于脑”,所以脑—髓—脊髓就成为脑系的解剂生理学基础,正如邵康节云:“今视藏象,其脊骨中髓,上至于脑,下至于尾骶,其两旁附肋骨,每节两向皆有细络,一道内连腹部与心肺缘及五脏相通”(《观物外篇》),“皆有细络”,即脑及脑系都由细络所构成。

    脑及脑系的组成是客观存在的生理学基础,而其功能的发挥必赖“真气之所聚”。真气也即元神,就其所生而言,“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博谓之神”(《灵枢·本神》),父母媾精产生了新生命的神,且藏于脑髓,“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灵枢·经脉》),由于脑髓在头,所聚之真气(元神)必须下降,以激发肾气,推动脏腑功能活动,而肾精必须上奉于脑,化生脑髓以源源不断的产生真气。这种阴阳升降交合,才有元神之功。元神的行与止及其功能发挥又必须依赖经络,而脑络就更重要了。

    (二)“三损脑络理论”的经络学基础

    孙思逊说:“头者,身之元首,人神之所法,气口精明,三百六十五络,皆上归于头”,络通于头,头为精明之府,于是脑功能的发挥必须借络以为通道。其一,“脑散动觉之气”的理论,就是例子。如《内镜》云:“脑散动觉之气,厥用在筋,第脑距身远,不及引筋以达百肢,复得颈节膂髓,连脑为一,因遍及焉。脑之皮分内外层,内柔外坚,既以保身气,又以肇始诸篇,筋自脑中六偶,独一偶逾颈主胸……又以膂髓出十三偶,各有细路旁分,元肤不及,其以皮肤接处,,稍变似肤,始缘以导气入肤,充满周身,无弗达矣,筋之体、瓤其里、皮其表、类于脑,以脑与周身之要约。”阳经络脑,阴经亦在其中;其二,肾气、肾间动气、命门之气,都有赖于脑之元神而为用,脑之元神赖经络为通道,经络所到之处,元神无处不在,经脉、孙脉皆藉元神以为用。由于“诸十二经脉皆为生命之源,所谓生命之源者,谓之十二经之根本,谓之肾间动气”(《难经·八难》)。可见元神、肾间动气、经络,三者的各自功能和互用的关系了。

    脑与经络的关系十分密切,有直通于脑的,如督脉、膀胱足太阳经;也有从目系、目周而络脑的。无论是经脉、经别、经筋都能入脑,从而构成了“四通八达”的络脑图,如“维筋相交”,成为“上属”、“起于”、“结于”,即经气循环往复流注感应传导出入的交叉点。

    (三)“三损脑络理论”的病因学基础

    脑脏功能的失调与其生理功能特点,致病因子的特性有密切关系。

    1.从脑脏的生理功能特点看脑病发病规律:脑的生理特性为中清之脏,纯阳之脏,喜静恶扰。(1)既为中清之脏,不能容邪,邪犯即是重病,如神昏、意识不清。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如半身不遂等,多数为络病;(2)既为纯阳之脏,阳气不达,易夹痰瘀,尤其是阳郁不伸,邪深毒蕴脑络则病。

    2.从致病因子的特性看脑病发病规律:人体对外环境的适应能力强弱取决于脑神的适应能力,“神气,五脏之阳气”(《素问·集注》),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相对平衡破坏,气血运行不畅就会导致脑病的发生,并且致病因子表现出一定的特异性。

    (1)毒损脑络:毒邪(含暑、湿、火、疫诸毒)犯脑尤其普遍,并且表现出稽留胶着与脑络而出现诸病症,如暑扰神明、暑风、暑厥等病,虽然发展过程有损伤脑脏、损经脉、损脑络等不同,但损伤脑络却是其病理基础,如湿蒙清窍,或与热胶着不解,可见到癫痫、痴呆、独语、神昏等;火扰神昏,伴四肢抽搐,角弓反张;毒邪犯脑,则致病迅速,病症危笃,传染性极强。在脑病发生过程中,因七情过用,五志过极,皆从火化,毒邪蕴结脑络而表现多种脑病。

    (2)痰凝脑络:湿、痰、水(脑积水)、饮本是一源而四歧,四者均是津液不归正化而形成的病理产物,其中尤其是痰的变化为多,因为饮、水、湿一俟凝滞即为痰,粘而胶着,可与火热毒胶着,而导致多种脑病的发生。如“无痰不眩,”表现出眩晕;“痰火迷神”表现出癫狂、昏迷;诸如中风不语、半身不遂、眩晕、抑郁等都是痰凝脑络常能见到的病证。

    (3)瘀阻脑络:凡离经之血或污秽不洁的血液凝结不散,阻滞脑络,均可致多种脑病,如“血之与气,并走于上”或“血菀于上”的多种厥证;有所跌仆、外伤而恶血留滞脑络所致的偏瘫,半身不遂等。

    毒、痰、瘀损伤脑络导致脑病,是脑病发生过程中的重要病理环节。三者互为因果,互为胶着,既有广泛性,也有规律性,应当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值得指出的是,强调“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发病理念仍然是必要的。如果肾精充足,脑之元气(元神)存内,也不会导致毒、痰、瘀三损脑络而为病。(程昭寰 中国中医科学院)